当电竞进入亚运 除了欢呼还能做什么

12月19日,KPL秋季赛总决赛在重庆华熙文体中心举行,DYG战队和成都AG超玩会战队上演巅峰对决,双方共战4局,最终DYG战队斩获总冠军,DYG.小义斩获总决赛MVP。

赛前,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了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联盟主席张易加,对于电竞入选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张易加直言:“除了欢呼,我们也要非常务实地去面对和解决行业的痛点问题,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给我们的厚望。”

北京青年报(以下简称“北青报”):最近电竞入选2022年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作为电竞人有什么样的感慨?

张易加:前两天我们看到这个消息很振奋,对电竞行业和电竞人是非常大的激励,对比以往是很大的突破。同时,又会觉得在我们身上有一份责任,我们也要客观看到电竞作为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跟传统体育项目相比还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类似这样的国际舞台,既是一种荣耀,又会激励和鞭策整个电竞行业要变得越来越规范,能够跟国际规范化接轨。除了欢呼,我们也要非常务实地去面对和解决行业的痛点问题,才能对得起这个时代给我们的厚望。

北青报:近期,有几支KPL的队伍连续几个赛季成绩垫底,很多网友表示:“没有上进心的队伍还不如降级。”2021年,KGL(王者荣耀甲级职业联赛)或者全国大赛的队伍拿到临时席位后,如果没能夺冠但成绩很好,是否有取代成绩一直很差的队伍获得KPL固定席位的可能性呢?

张易加:其实固定席位跟升降级各有优劣,现在出现个别尾部的队伍表现不好,并不是因为固定席位产生的,里面有很多的因素。从某种角度讲,我们一直希望通过有效激励、平衡的机制,促进在上个赛季成绩不是太理想的队伍,我们想通过选秀机制持续进行优化。同时,在机制上,联盟的收益分配机制在明年也会做一些更新,激励这些成绩打得更好的队伍所有的队员都能够打出精彩的比赛。

对于我们的固定席位和升降级的关系,我们过去采取了比较创新的机制,在保留16个固定席位的前提下,也通过一种升降级的方法,让KGL的队伍有机会升到顶级联赛来,本身也希望能够给比赛带来不确定性,带来更多刺激的挑战。至于这些队伍是不是会获得固定席位,短期看来会比较困难。

北青报:在KPL之前季后赛的时候,我们发现南京有一位69岁的粉丝进入到现场观赛,你认为KPL出现这样一位有着明显年龄差异化粉丝的原因是什么呢?如何看待KPL未来粉丝年龄的结构?

张易加:我觉得出现这样的原因是KPL本身具备社交的属性,我们很多时候一起玩游戏看比赛已经超越了玩游戏、看比赛的本身。具体个案到这位姥姥粉,因为她的外孙女是我们的粉丝,她一开始陪着外孙女看,后来看着看着自己成为了观众,并且有了自己的主队。她是南京人,南京Hero作为南京城市的代表队,她自然喜欢上这个队伍。我们相信电竞是可以超越年龄、超越地域、超越性别地存在,可以让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都能够感受到电子竞技作为新兴运动的魅力,这是我们希望最终能够实现的目标。

北青报:今年KGL中出现一支女子战队,未来KPL赛场上是否会出现女选手?联盟对于女选手进军KPL持怎样的态度,会有具体的扶持措施吗?

张易加:我们特别期待能够有女选手最后能够登上KPL的赛场,在整个《王者荣耀》女性竞赛生态里面,最早我的感受和启发来自于《荣耀》综艺电竞赛的设置和比赛的过程,能够感觉到这些女性选手的冲劲和她们对电竞梦想的追逐。我们可能会从几个维度上整体思考,去促进整个女性电竞生态的发展。首先我们在今年的综艺赛之后,当时开展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纯女子战队参加的女子联赛,在TGA(腾讯电竞运动会)的赛事里面加入了女队竞赛的项目,在今年的赛事里面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和获得非常广泛的关注。

我们特别期待能够引入专业的俱乐部,用职业化的标准和严格训练的方法,最终让这些女性选手能够登上职业的赛场。

北青报:疫情期间电竞赛事持续落地,地方政府扮演怎样的角色?给予怎样的支持?

张易加:从今年“电竞北京2020”系列活动来看,大家都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政府在电竞发展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政府支持和指导下,才能有序开展相应一系列的活动。在特殊的时期,政府相关部门、防疫部门给到我们的指导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指导,没有这样的保障,我们无法去开展正常的业务,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机制,发挥电竞作为年轻态内容产业的优势,能够更好地发挥互联网的优势,更好地实现在特殊时期发挥传播力,更好地满足线上数字内容和消费需求。刚才提到的,在安全的前提下能够节点式落地一些活动,来让部分核心观众有非常好的体验。在这个机制下,也可以更加有效地跟每个地域、每个地方的城市之间更好地合作,跟更多的行业、产业进行合作,从而达到放大影响力的效果。

张易加:我们大的战略是希望能够持续推进KPL联赛的地域化,截至目前已经有9个俱乐部宣布了自己的城市冠名,在未来会有不低于9个俱乐部落地到9个城市里面。我们最近两三个月内还会有新的主场城市公布,我们希望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内能够实现KPL俱乐部全面地域化。(文/北京青年报记者王磊 统筹/满羿)

研究过十几万只蚊子的他,一直有个问题萦绕在心头:为何它们能将病毒传播得如此之快。蚊子可以快速传播疟疾、登革热、脑炎等疾病,短短半年就能让一个城市疫情横行。全球经由蚊子传播的病毒每年甚至可导致十亿人感染。

这艘“种子方舟”设计库容3万份,目前已入库保存华中地区药用植物种质资源3000余份,涉及500多种药用植物。

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经济战略选择。近年来,江苏实施推进数字乡村建设“五大行动”,截至2021年底,江苏光纤宽带和4G网络已实现深度覆盖,农村宽带接入用户数量超1500万户,同比增长10.2%,居全国第一。

7月7日,记者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获悉,国际期刊《细胞》子刊《细胞通讯》5日在线发表该院刘冰/王亚文教授团队在噬菌体抑菌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揭示了其首次发现的噬菌体编码细菌糖代谢通路的抑制蛋白并为其自主命名:PEIP。

天空中绝大多数发光的天体都是恒星,恒星中大约一半位于双星系统,而双星共有包层演化阶段可以比作宇宙中的“双黄蛋”。

文昌位于海南省东北部,紧邻省会海口,东、南、北三面临海,优美绵长的海岸线让这个城市处处充满了风景和故事。2016年,曾经在西藏开民宿的祝影和丈夫回到文昌龙楼,开了这家名为“云卷云舒”的民宿,过上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闲适日子。但让祝影选择文昌的,不仅是这里的美景,更是一个与星辰大海有关的机遇。

日前,科技部等发布《关于做好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和落实工作的通知》,要求统筹推进科技研发、高新技术企业成长、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科研助理岗位开发工作,发挥科技计划和创新基地平台依托单位的引领作用,大幅增加科研助理岗位数量。

国家航天局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6月29日,“天问一号”任务环绕器正常飞行706天,获取了覆盖火星全球的中分辨率影像数据,各科学载荷均实现火星全球探测。

7月5日,在中国气象局例行发布会上,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副司长王亚伟通报,6月全国平均降水量112.1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9.1%;吉林、辽宁、山东降水量为历史同期最多。

最近,我国慧眼卫星团队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其对应的中子星表面磁场强度超过16亿特斯拉。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天体物理杂志通讯》。

近日,中央宣传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印发《关于开展2022年“最美医生”学习宣传活动的通知》

“慧眼”卫星团队最近在编号为Swift J0243.6+6124的中子星X射线千电子伏的回旋吸收线亿特斯拉的中子星表面磁场。

作为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首个开工项目,引江补汉工程是全面推进南水北调后续工程高质量发展、加快构建国家水网主骨架和大动脉的重要标志性工程。

三叠纪末(约2亿年前)生物大灭绝事件是地质历史上五大生物集群灭绝事件之一,但恐龙却幸运地避过了这一劫难,并称霸侏罗纪和白垩纪世界。

社会的复杂化意味着,在中心聚落或城市会出现大量不从事农业生产的工匠、商人、士兵、统治阶层等非农业人口。那么,什么样的农业策略可以生产足够的粮食来供养这些非农业人口?

记者4日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获悉,由该院805所自主研制、配置于长征二号丁遥六十四运载火箭载荷舱上的离轨系统,于6月26日在轨顺利展开离轨帆装置。这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离轨帆产品,也是国际上首次将离轨帆应用于运载火箭舱段。

启动车床,一个小小的易拉罐在主轴上飞速转动。在车刀与易拉罐接触的刹那,飞舞的丝屑带着表面喷漆一点点剥落,而光滑的罐体却完整无缺。

日前,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为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内40个管护站配备50台巡护无人机,建立祁连山国家公园首支无人机管护队伍。

日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蔡大伟教授团队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姜雨教授团队在马属动物古DNA研究领域取得重要进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