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年都在突破没有停滞不前”

2016年秋天,第一届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秋季赛,在上海花园路的摄影棚拉开帷幕。当时,没人敢拍着胸脯为它预言一个光明的未来。

时至今日,KPL已走过六个年头,第13个赛季也进入季后赛的冲刺阶段。当年诞生于摄影棚的小婴儿,早已长大成人,以一骑绝尘之姿,成为移动电竞赛事的“领头羊”。

梳理KPL这几年的发展史不难发现,和许多传统职业体育赛事一样,KPL也是在摸索中成长,经历了多个重大的发展时刻和阶段。

在这些时刻和阶段里,不管是联盟、战队、选手,还是解说、主播等相关从业者,他们携手向前,让KPL赛事体系欣欣向荣。

你还记得梦泪韩信无兵线年年中,现任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高级总监黄承,收到腾讯互娱天美电竞中心总经理、王者荣耀电竞总负责人张易加发来的邀请。他犹豫了。

彼时,作为一家电竞俱乐部的经理,黄承带领的团队已经实行精细化运营,整体职业化程度很高。面对移动电竞赛事,他心里直打鼓。在手机这样的移动设备上能做电竞吗?手游赛事能受到广大玩家的喜爱吗?大多数人对于移动电竞提出的疑问,也是最困扰黄承和团队的问题。

围绕电竞的前途,黄承和张易加进行了长期、多次沟通。最终,他选择加入腾讯,与张易加并肩作战。两人之间达成了一些共识:电竞行业要想有更高、更广、更深入的发展,应该有所突破。利用好移动设备、网络,是有可能让电竞以更便捷的方式覆盖更多人的。

大学毕业之后,瓶子从事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游戏媒体,专门在网上发布一些游戏相关的新闻,撰写一些攻略等等,很早就进入到了和游戏相关的领域。2015年,王者荣耀上线,他开始尝试做相关的游戏视频。

当时,端游占据市场主导,但瓶子觉得,王者荣耀这款产品算是一个先锋军,它吹响了手游向端游发起冲击的号角。因此,当朋友告诉他王者荣耀官方赛事在招解说时,25岁的瓶子重燃电竞梦,他决定换一个身份去见证电子竞技的发展。

2016年底,第一届KPL秋季赛在上海落幕。在现场2000多名观众的欢呼声中,AS仙阁战队捧起了首届联赛总冠军奖杯。金色雨落下,在端游蓬勃发展的夹缝中,一朵小火花燃烧起来。

那个赛季,诞生了许多后来被广为传颂的名场面,其中尤以梦泪韩信无兵线拆水晶为甚。那个镜头,也是瓶子关于KPL最深刻印象之一,他那句“他出了一个名刀·司命”,成为许多KPL早期粉丝的青春记忆。

把行业再往前推进一小步,让更多人感受到电竞的魅力。当初,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黄承担负起了搭建KPL联盟的重任。

帮助俱乐部、选手、教练更好发展,保证赛事舞台上呈现的内容更加精彩,在黄承看来,这是联盟的作用之一。向传统体育学习,取其精华,转化为适应中国电竞发展的规则,同时,把更多赛事收益分享给合作伙伴,是其中的重要工作。

2018年3月21日,KPL春季赛发布会在成都召开。会上公布了一组数据:从2016年9月首届KPL秋季赛开办到2017年秋季赛结束,一年多时间里,KPL完整赛季播放量由5.6亿增长至36亿,增幅达543%,2017年职业赛事体系观看量更是达到103亿。

俱乐部的成本有很大一部分是选手、教练等工作人员的薪酬。那时,部分明星选手的高额薪酬给俱乐部造成了相当大的资金压力。其次,在转会期,俱乐部时常还需额外支付选手转会费等各类费用,这也使得运营成本进一步增加。

电竞行业找不到参照物,联盟将目光投向传统体育。多轮调研、学习后,联盟参考NBA,再结合当时的电竞整体环境,制定了KPL的工资帽体系。

从效果上来说,这确实是一项比较健康和完整的制度。既能保障选手工资下限,也为表现出色的选手争取到相应的权益。俱乐部方面,可以通过工资帽体系评估和衡量薪金成本所占比例,尽量健康地运营。

这种改变和进步,瓶子看在眼里,“现在电竞行业的规范化做得很好,不会像以前那样野蛮生长了。”

AG俱乐部运营负责人伊伊感受更为深刻,“从2016年到现在,KPL的每一次变革,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随着环境的改变,决策都做得很及时。”

2018年KPL秋季赛,即将两周岁的联赛已经迈过“蹒跚学步”的阶段,赛事发展的重点慢慢变成了如何走得更稳。在这个赛季,KPL推出固定席位制,取消了升降级制度,被戏称为“解散杯”的预选赛成为历史。

一切改变都不是盲目进行的。站在俱乐部的角度,他们想要的是稳定。能够以一种固定的方式存在于赛事体系中,对俱乐部来说更像是拿到一份保障。对于选手、教练甚至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预选赛失败,队伍可能会解散,只能再找新的出路或者选择放弃。频繁的变动给个人、联赛带来的是动荡,明天或许就没有比赛可打的乌云笼罩着每个人。

固定席位制的评价褒贬不一。正方观点认为此举解决了俱乐部及众人的后顾之忧,反对意见则认为固定席位制的推出培养了队伍的惰性,比赛没那么好看了。

黄承承认,回头再看,在推行固定席位制的过程中,有一些举措似乎可以做得更好。但在那时,在谁也不知道结果的情况下,固定席位制的确发挥了它该有的作用。

观赛体验也没有被联盟抛之脑后。2018年KPL秋季赛常规赛期间的一次会议,各支队伍的教练和所属俱乐部经理聚到了一起。众人举手表决,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这项决定:规则调整,季后赛及总决赛阶段,开启全局BP(禁选)模式。

赛季运行中实行新赛制,多少是有些大胆的。所以,在被拿到桌面上之前,联盟内部已经对其进行了多次的讨论、测试和分析。

这次赛制调整,出发点是希望能够带给观众更多元、更立体的战术呈现,以及更全面的战队能力展示。自由人体系下,马可波罗总是大战公孙离的戏码很容易让观众对于比赛产生厌倦。固定的阵容,毫无新意的打法,只会让比赛越来越不好看。

全局BP的运用,要求每个位置的选手,至少要熟练掌握七个以上英雄,才能适应职业赛事的发展。而每位英雄每支队伍仅能使用一次的规则,推动队伍探索更多的战术和套路。选手本人英雄池的深浅、队伍内部配合以及信任度的高低、教练之间的BP博弈都成为新规则运行下的新看点。

“赛事发展得越来越好,越来越专业了。2017年那批选手,到现在几乎换了一遍。”瓶子说,“其实一个联赛做得成不成功,我们要看它的换新率是怎么样的,换新率上来之后,我们则要看选手们的实力状态到底有没有比以前更好,联赛的更新迭代是正向的,联赛的发展,包括收视率,包括KPL的专业度,每一年都在突破,没有停滞不前。”

2021年春季赛,KPL迎来第十届联赛。在这一届赛事中,S/A/B分组制开始实行。组别划分、淘汰赛前置都提高了战队在常规赛时期的竞争意识。

参赛队伍方面,则形成“16+2”(16支固定席位战队+2支临时席位战队)的新搭配。通过每个赛季的资格赛角逐,来自K甲(王者荣耀甲级职业联赛)的队伍也能争取到进入KPL的资格。

2018年前后,联盟发现很多中小型俱乐部以及二三线城市想要加入电竞行业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但对行业了解不深、专业人员缺乏、运营难度大等问题像一块块砖头,成为了这一部分群体进入KPL的门槛。次级联赛K甲应运而生。

通过K甲,更多中小型的俱乐部也能参与到王者荣耀赛事中。随着王者荣耀赛事体系的完善,K甲承担的作用更加关键。向下,它连接了两项大众赛事——王者荣耀全国大赛和王者荣耀高校赛,优秀的队伍和选手可以通过K甲,完成业余向职业的过渡。向上,“16+2”实行后,K甲俱乐部可以根据各自情况,选择继续在次级联赛征战,又或者冲击KPL名额。

对于KPL而言,2支K甲队伍的加入,常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通过“16+2”,观众看到了XYG这样从全国大赛走上来的“草根战队”,一鼓作气冲进四强。用“鲇鱼效应”来形容或许不太恰当,但不得不说,“16+2”确实为KPL带来了很多意外之喜。

除了赛制改革,2021年,KPL还达成了另一项成就。9月初,随着VG俱乐部宣布主场落地厦门,KPL联盟固定席位的16家俱乐部全部完成地域化冠名。

无论是“16+2”还是地域化,KPL不断释放出更为包容的信号。2022年,王者荣耀继续发展海外市场,以KPL为代表的王者荣耀赛事将眼光扩大到全世界。

2016年KPL秋季赛开赛时,东北女孩樱桃还只是王者荣耀的普通玩家,使用钟无艳抡着大锤在峡谷里砸花花草草。如今,作为桃然文化负责人,她已经是电竞行业的深度参与者,对于KPL,她充满感恩,“KPL给了我们很多人一个工作,一个可以展现自己的舞台,给了我们珍贵的人生经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