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嘉兴的共富路:我有嘉宾 鼓瑟吹笙

中新网嘉兴6月18日电(胡丰盛 张雨滴)原木铺装的挑高尖屋顶,典雅大气、宽敞的“大客厅”,配以简约风沙发,乡食餐厅韵味十足……一个由旧厂房改造的“双创中心”,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大礼堂”的印象。

在浙江嘉兴桐乡的河山镇东浜头村,以著名漫画大师丰子恺人文为鲜明主题的画圣浜理想村项目,如今已成为村民文化活动的重要场所。通过挖掘丰子恺与村落的联系与渊源,东浜头村探索新型乡村公共生活,实现了丰子恺笔下的“漫田画乡”。

从东浜头村发展中可以窥见,这片红土地焕发出新时代田园牧歌、诗画江南的美丽新颜,“均衡富庶”的名片愈发响亮,其18年来围绕城乡均衡、服务均等、精神富有所描绘的画卷,可以借用曹操的《短歌行》来概括:“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地处长三角杭嘉湖平原腹心地带,与上海、杭州、宁波、绍兴、苏州等城市相距均不到百公里,嘉兴区位优势明显。而要想在长三角城市群中拥有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需要大量的人才作为支撑。

数据显示,2021年,嘉兴新引进硕博人才6493名、大学生首超12万人,新增技能人才5.9万人、高技能人才2.2万人。城乡居保基础养老金调整为290元(人民币,下同)/月,人均待遇达500元/月,列浙江第一。

如今,嘉兴已跻身中国最具人才吸引力地级市第5位,人才工作连续三年稳居浙江“第一方阵”。

在嘉兴市南湖区,通过布局G60科创走廊,科技创新指数位列长三角城市群前列。在这里,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浙江中科应用技术研究院辐射带动作用日益增强,南湖研究院、南湖实验室按实运作,同时,浙江清华柔性电子技术研究院、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等一批创新载体赋能高质量发展,形成了“2+2+X”的科创平台布局。

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生态环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刘锐感慨,怎么也不会想到,长期在国外从事生态环境研究的自己会扎根嘉兴。

在嘉兴农村,生活污水的处理往往依赖面广量大的小型终端处理设施,不仅运维的工作量很大,出了问题也很难发现。通过院地合作,刘锐带领团队研制出小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巡视监测设备,不仅低价耐用,而且能够在线智慧监测。刘锐说:“很多时候,地方的需求是我们待在实验室里想不出来的,科技创新更要解决实际应用场景的痛点。”

截至目前,通过院地合作,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已孵化培育企业2500余家,其中上市(并购)企业50余家,规模超百亿的企业10余家。仅2021年,长三院就新增投资孵化上市公司12家,有7家企业被评为独角兽或准独角兽企业、瞪羚企业。

当人才选择一座城市后,如何将人留住?是每个城市面临的问题。当前中国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减弱”三重压力,稳增长稳市场主体保就业,给市场和民众吃下“定心丸”,成为嘉兴政策关注的焦点。

今年6月,嘉兴召开多场纾困新闻发布会,会上,嘉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朱苗表示,嘉兴将开展助企帮扶、双招双引、提振消费、优化营商环境等经济稳进提质“十大百日攻坚行动”,以超常规手段、突破性举措全力稳住经济大盘,为浙江大局多作贡献。

以海宁市为例,该市推出“1个供应链支持办法”,即在政府奖补政策支持下,当地4家供应链公司提供120亿元、其中新增50亿元的货物赊销采购,小微企业先拿料生产,后续再结算款项。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这项做法已为海宁近80家中小微企业纾困解难,代采购原材料金额达13.5亿元。

走进嘉善县的浙江博汇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可以看到员工正在各自岗位上忙碌,机器正常运转,生产线有序运作。然而在一个月前,企业负责人还在为企业的正常运营而担忧。

“今年3月、4月,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疫情相继暴发,企业原材料主要来自江苏昆山、上海等地,物流通道渐渐受影响,原材料进不来,企业无法继续生产。”上述负责人说。

对此,今年5月,嘉善制定出台《关于规范工农企业物流车辆进出嘉善的通知》等方案和企业货运车辆全程管控流程图,通过积极对接,破解了企业发货、货物运输和闭环生产等系列问题,为该县20余家汽车产业链企业解决了货运和复工复产问题。

此外,当地还组建了惠企政策的兑现专班,实现各类政策资金直达快享。今年一季度,嘉兴市政策直达资金达到46亿元,列浙江第一,成为该市稳就业、促发展的“强心剂”。

不久前,嘉兴召开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典范城市推进大会,提出打造“精神富有·润心在嘉”标志性项目。具体通过开展“十心行动”,让高品质精神文化需求落细落实,落到人民心坎里,构筑起共同富裕精神家园。

“一方面,嘉兴聚焦实现城乡之间的均等化,使更多资源向农村倾斜,实现高水平的动态均衡。”嘉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范庆瑜说,另一方面,嘉兴突出精准施策,聚焦实现重点人群如青少年、在心理服务、医疗救助等方面的志愿帮扶,不断提升老百姓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海盐县澉浦镇六里村作为六里堰、朱家门古建筑群的所在地,成为人们寻古探幽、感古怀旧之地,艺术乡建氛围日渐浓郁。

2020年2月,“海盐诗群”代表人物之一白地(马连芬)的“白地三影”工作室正式入驻朱家门,已经累计举办培训分享二十余场次,并开发“行走海盐·木香系列”文创产品。

如今,朱家门已有包括金纲、朱岩、白地等在内的十多位文化名人入驻,形成了以“名人隐居、文化休闲、乡村和谐”为主线的文创基地,名人艺术区初具规模。

“嘉兴要发挥文艺在乡村建设中的独特作用,以文艺方式激活乡村资源,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精神文化需求。”嘉兴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琳琳说。

而在社会关注的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上,嘉兴则推出少年心理健康援助行动,建立以“嘉心在线”和“健心客厅”为载体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心理服务平台,聚焦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跟踪和提前干预。

“‘健心客厅’主要服务于学龄前的孩子,我们认为,尤其是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越早干预越好,预防比治疗要好。”嘉兴市秀洲区康安医院院长沈明芳说。

作为精神病专科医院的院长,沈明芳常常利用周末的时间来到“健心客厅”,为需要帮助的家庭进行心理咨询。

在嘉兴,“精神富有”已然成为“共同富裕”的最亮底色,成为检验共同富裕程度、衡量人民幸福指数的重要标尺。

新的赶考之路上,嘉兴市委书记张兵表示,嘉兴牢记“要逐渐缩小城乡差别,使城乡居民共同富裕,共享现代文明”的殷殷嘱托,扛起了红船起航地政治担当,正在探索具有鲜明特色的物质富裕、精神富有之路。(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